第三十章 不见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缄默了一会,杜鹃当心地问:“阿阮,你怎么了?”苏阮回过神,笑了笑,“没什么。”“嗯。”她再说,杜鹃也没问。这雪下了很久,幸好终于等到停了,车夫说,雪若是始终下,怕是马车也走不了了,停在半路前不着村前不着村的,会很大麻烦。雪停后,天但是铁青的,北风“嗯。”她不说,杜鹃也没问。。...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三十章 不见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沉默了一会,杜鹃小心地问:“阿阮,你怎么了?”

苏阮回过神,笑了笑,“没什么。”

“嗯。”她不说,杜鹃也没问。

这雪下了很久,好在终于停了,车夫说,雪若是一直下,恐怕马车也走不了了,停在半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会很麻烦。

雪停后,天还是阴沉的,北风吹着浮雪纷飞。苏阮偶尔撩起车窗的帘子往外看看,一望无际的田野,只有风声吹过。

大冬天的,车里也很冷,还好苏阮临行前弄了一个小碳火炉子,放在车里烤着,倒也不至于冻僵了。

晌午马车停下,车夫也吃了点东西,给马也喂了一些自备的干草料,休息了片刻重新出发,天黑透的时候终于到了目的地,也就是杜鹃的老家,一个叫做满仓村的小村落。

这里附近没有什么大山,一眼可以看出很远很远。和张玉兰的家不一样,这个村子的住户比较密集,离得都不太远,现在天都黑了,大多数人家也都早早睡下了。

这次回来坐了两天的马车,而且中途没怎么停顿,回来得比较快。当初杜鹃离开家到靠山屯附近的时候,可是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一步一步走过去的。

双脚落了地,杜鹃的眼睛就红了,“阿阮姑娘,到我家了。”

苏阮打发了车夫离开,看了看前面黑黝黝的村落,“回家吧。”

之前没回来的时候,杜鹃满心的希望,现在家就在眼前,她反而有些怯步,最后咬了咬牙,这才下定了决心,“阿阮,你跟我来。”

杜家就在村子后街,第二个院子就是杜鹃的家,门口还有两颗柳树,在寒冷的冬夜里,伸展着干枯的枝杈。

院门没锁,杜鹃看清了后心里一喜,“我记得出门的时候,爹爹把门给锁好了的,现在锁没有了,肯定是爹回来了!”

苏阮不忍心打断她的猜想,可又不想让她抱太大希望,“不会是进人了吧?”

“不会的,这村里没有偷东西的人,就算偷也不会来我家的,我家什么都没有,一穷二白。”

说着,杜鹃推开木门,走进院子。

院子里黑咕隆咚的,没有一点声音。苏阮看了看,虽然很暗,也能依稀辨别眼前的环境。

杜家一共三间房,非常简单,眼下这三间房也是一片漆黑。到了房门前,杜鹃伸手一推,房门竟然开了,她来不及多想,走进屋里。

凭着记忆,找到了厨房的灯盏,点亮了灯,三间房挨个走了个遍,也没见到一个人。大冬天的,房子里冰凉刺骨,并不比外面暖和多少,也就是挡风而已。

“爹!爹?”杜鹃喊着,嗓子里已经带了哭音。她心里大概明白,爹爹没有回来,可又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苏阮看到外屋还有柴,干脆先点了火,灶膛里的干柴霹雳吧啦响了起来,火光照亮了一方天地,屋子里也有了点人气儿。

杜鹃把灯放在屋里的破桌子上,出来拉起了苏阮,哽咽着说道:“我来烧火吧。”

苏阮没动,“我来吧,你休息一下。”

“我来。”杜鹃又重复了一遍。

她这样子看起来很不对劲,苏阮也就起身让了地方,看着她往灶膛里添柴。可能让她做点什么,会分散一下注意力吧。

说实话,苏阮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她救杜鹃完全是顺手而为。但总归是她救的人,心里面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既然把人从狼窝里带了出来,就要让她过得更好,不然带出来干什么?

可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明天跟附近的人打听一下,这里如果没有,就只能再去别的地方找。

苏阮想陪着杜鹃找到她爹,无论死活。否则当初还不如不救人,就那么死了也就省心了。

直到锅里的水烧开了,苏阮才说话,“明天问问别的人,倘若你爹没有回来过,可能去了你说的那个亲戚家里,我们可以去看看。”

杜鹃的脸被火光照亮,半明半暗,神色莫辩,只是点了点头。

等屋里彻底暖和起来,杜鹃用一块木板挡住灶膛,进屋拿出了两套被子,“阿阮,这被子好久没睡,有点潮,只能凑合了,你用我的被子,别嫌弃。”

“怎么会呢,我也不是什么大小姐。”苏阮说的是实话。她临死前都好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更别提盖被子了。

炕上铺着席子,摸起来倒是暖的,两人干脆也没铺那冰凉的褥子,和衣而卧,只在身上各盖了一张被子,就这样凑合了一夜。

苏阮浅眠,加上屋外的北风一个劲的嚎叫,睡得不是很安稳。她听到身边的人一直在翻身,想来杜鹃也是睡不好的,但也没去跟人家讲话,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着。

天还没亮杜鹃就起来了,生了火,在在屋鼓捣了半晌,天微微亮的时候开门出去了。

苏阮早就醒了,没有起来,觉得自己现在出去,杜鹃肯定会对她诉苦,会担心地哭,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就不交流。

等到苏阮起来,用锅里的水洗漱干净之后,杜鹃也回来了,寒风顺着推开的门灌进来,外屋里顿时冷了起来。

苏阮赶紧把失魂落魄的杜鹃给拉进来,关好门,问:“怎么了?”

杜鹃怔怔地望着她,痴了有片刻,突然抱住她嚎啕大哭起来,断断续续地说:“爹不见了……”

苏阮安慰地拍拍她的头顶,搀着回了屋里,拉着坐在炕边,这才问:“别哭,好好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杜鹃缓了一会,终于暂时止住了眼泪,抽噎着道:“我刚去问了邻居郭大娘,她说我爹前些日子回来过,失魂落魄的样子,谁也没理,在家里闷了两天就离开了,看起来很不对劲。”

说着,杜鹃攥住苏阮的手,眼里满是彷徨和无助,“阿阮,我担心……”

苏阮知道她想什么,温柔地握紧她的手,“别乱想,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没准他只是出去找你了。”

“不,他知道我就在山上,没有消息不会随便回来的。既然回来了又走了,很可能想不开……”

杜鹃脸色苍白,又开始哭。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