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阴险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确实,她没考虑过嫁出去,当然这个时代的思想和她的不像,男人极少有从一而终的。就算嫁个农户,也保不准男人会三心二意,她犯不上自己找气生。更更何况也没感情基础,怎么会轻意谈婚姻?她会不喜欢上这里的人吗?谁明白呢。苏阮不想谈一直这样了,“宋谦礼,别的我不就算是嫁个农户,也难保男人不会三心二意,她犯不着自己找气生。。...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四十三章 阴险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的确,她没想过嫁人,毕竟这个时代的思想和她的不一样,男人很少有从一而终的。

就算是嫁个农户,也难保男人不会三心二意,她犯不着自己找气生。

更何况没有感情基础,怎么会轻易谈婚姻?她会喜欢上这里的人吗?

谁知道呢。

苏阮不想谈下去了,“宋谦礼,别的我不想说了,你要住就住。但是我要提前告诉你,想娶我,有一个最重要的条件,那就是不能纳妾,不能在外面养女人,从里到外从始至终只能有我一个。你要是觉得做不到还是趁早离开的好,别浪费时间。”

她不相信他能做到,就算他出于某种意义想要娶她吧,可她毕竟只是个没有背景的农家人,是这个阶级社会最低等的身份。

而他则不同了,哪怕是他一时兴起不觉得怎样,他的家人也断然不会同意的。

这个时候的婚姻,大多数并不取决于自己,这是一种常见的现象,谁又能做到呢?

听了这番话,宋瑾垂眸想了想,随后粲然一笑,“不愧是我想娶的人,非常好。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娶那么多女人,女人多了麻烦就多。这个条件根本不算什么,你只管放心,倘若我违背了,随便你打。”

咦?

这下苏阮真的有些吃不准了,按理说大家庭女人更多,他的思想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又一想,这个人本来就很常人不同,第一次见面她那么丑都会说出娶她的话,今天这么说也不奇怪。

看起来,他说的是真的,至此,苏阮才算真正抛开成见,去正视他这个人,他真的……很特别。

一切都安排妥了,除了病弱的宋瑾外,其余人一起动手,重新把这个院子给归置了一番。

能用的依然继续使用,没有用的东西要么扔了要么收纳起来等着卖掉。

虽说这家院子宽敞,但是现在除了几个大活人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农户家庭,当然,比起原来的张满堂和杜清平那种农家,要好上很多。

苏阮已经规划好了,前院有空间,以后可以放些石头桌子凳子,当做休闲区。还可以打一个秋千架,或者干脆弄个练武场。

后院有牲口圈,那就简单多了,养点猪啊马啊牛啊,一来做脚力,二来也可以自己杀着吃。

这年头无论什么肉都是珍贵的东西,就拿养猪来说吧,也没有什么饲料,都是喂一些剩饭剩菜,或者打一些猪草来喂,故而猪的生长期很慢,养一年也长不了太大。

因此猪肉也是很贵的,更别提一般农家用来耕地用的牛马之类的,那更是宝贝。

据说有些朝代随便吃肉是犯法的,好在大安国没有那么多规定,只要是合法途径的动物,都可以用来做食物,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一般人吃不起。

院子不小,好在原来的主人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到了晌午他们就弄妥了。

杜清平和杜鹃两人自告奋勇,从现在开始负责大家的伙食,看着快到饭点了,就忙碌着准备午饭去了。

饭菜是端到上房的,上房一共三间,一明两暗,中间的可以用做客厅和饭厅。

吃饭的时候,桌上却只有苏阮和宋瑾两个人。

苏阮觉得奇怪,跑出去找到了杜鹃,“你怎么不吃饭?还有杜老爹,都忙什么呢?吃完了再忙。”

杜鹃摇摇头,“阿阮,以前我们在一起生活,是因为环境才不得不一同吃饭的,现在有了地方,我就是你的丫鬟,怎么还能跟你一起吃饭?那样不太好,我爹也是这么想的。”

“……”苏阮有些惊讶,就算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也不是历史文盲,很多事情也是知道的。

可知道是一回事,亲身经历又是另一回事。就拿她来说吧,就算知道这里男人和女人如果是不熟的关系,话都不会多说一句,但是她已经习惯了,很难主动去代入。

否则一个普通的女人,哪能让宋瑾三个大男人住下来?早就赶出去了。

现在在她看来,宋瑾他们更像是房客,她是房东。当然,这只是她的一种假设而已。

与此同时,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宋瑾这个人很阴险。这种事她没想到,他肯定是懂的。

而在这种前提下,他还要求住在这里,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利用舆论压迫她同意吗?

如果她不同意婚事,那么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别人会怎么看?就算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这也变相说明,他已经看出她跟其他女人的不同之处了,对她的身份可能也有所怀疑。

不过这都没关系,她的力气之大,第一次见面他就清楚,那时候他就应该看得出她的特殊,所以才会想娶她吧。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明知道她和这里的人想法不一样,她又怎么会因为这种舆论而轻易答应这门亲事呢?

相反,这么阴险的人,更不要嫁给他,被卖了都得帮忙数钱。幸好她反应快,要不就上当了。

为了进一步验证自己的想法,苏阮又去找了牛轲廉和子腾。

这两人正在后院,原来的主人留下一些木柴,还是完整的没有劈开,牛轲廉力气大,正在后院劈木柴。

子腾正站在一边,准备把劈好的木头堆放到一边,见苏阮来了急忙打招呼:“苏姑娘,您没去吃午饭吗?”

苏阮来到他们身边,保持了几步的距离,“我来找你们的,一起吃吧。”

子腾赶紧摆手,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苏姑娘太客气了,我们是下人,不能跟主人在一起吃饭,多谢您的好意了。”

大冬天的,牛轲廉居然劈得出了汗,伸手抹了一把,道:“是啊,苏姑娘快回去吧,外头太冷,一会我们公子看不到你,会找过来的。”

苏阮沉下脸,“你是担心你们公子吧,既然这么不方便,为什么还留在这里?不如趁早离开比较好,我这庙小,容不下这尊大佛。”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看也不看这两人的反应。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