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打算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眼瞅着着苏阮走了,子腾一指牛轲廉的鼻子,轻声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完了你!”“我怎么了?”牛轲廉很迷惘,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他有错吗?“你在这里再次劈柴,以后多不动手少动嘴,要不然坏了公子的大事小心他把你给劈了!”子腾丢下依旧很纳闷儿的牛轲廉,直不过他在门口就站住了,原本设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苏姑娘没有赶公子走的意思,反而是两个人坐下准备吃饭了。。...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四十四章 打算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眼看着苏阮走了,子腾一指牛轲廉的鼻子,低声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完了你!”

“我怎么了?”牛轲廉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他有错吗?

“你在这里继续劈柴,以后多动手少动嘴,不然坏了公子的大事当心他把你给劈了!”

子腾扔下依旧很纳闷的牛轲廉,直奔上房。

不过他在门口就站住了,原本设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苏姑娘没有赶公子走的意思,反而是两个人坐下准备吃饭了。

子腾停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很是纠结。

宋瑾一抬头看到了他,“有事吗?”

子腾看了眼面容平静的苏阮,给自家公子使了个眼色,“没事,就是想看看菜够不够,不够我再去拿。”

宋瑾颔首,“够了,你们也去吃饭吧。”

“是。”子腾垂眸转身离开。

宋瑾端起饭碗来,心里不太宁静,看子腾的眼神,大概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跟阿阮有关,会是什么事?

苏阮瞥见他战战兢兢的眼神,没有理会。他不是享受阶级制度吗?他不是玩心眼吗?那就让他玩个够。

反正她不在意别人怎么说,这里谁都不认识她,只要不触及国法,可以安安稳稳的生活就行。

管谁的唾沫能淹死人,反正淹不死她,自然有让人住嘴的时候。

就让这宋谦礼白白浪费时间好了,谁让他这么坏的,活该!

苏阮回头一想,自己也够坏的,明明想让他一场空,又不戳破,让他在这里虚度光阴,唉,还真是没办法呢。

吃完饭,杜鹃进屋想要收拾餐桌,苏阮把她给拦住了,回头冲宋瑾道:“既然你们非要住在这里,也顺便帮忙做点事情吧,让你的手下把桌子收拾了。”

让他们住,但是不让他们安生,看能坚持多久!

宋瑾也不在意,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施施然站起身,“不用别人,我也可以,做这些是应该的,回头我还要给你们伙食费,还有给杜鹃姑娘做饭的工钱。”

说着,他竟然真的亲自动手去拿碗筷,他那个人看着特别悠闲清雅,做这种事倒也没给人什么格格不入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

苏阮叉着腰看着,有点纳闷。现在不是流行“君子远庖厨”吗?他看起来不像会做这种事,为了留下真可谓忍辱负重了。

正琢磨着,忽然宋瑾脚下一个不稳,手里的碗筷一下子掉在地上,他也连忙扶住了桌子,咳嗽起来。

哗啦一声,那两只瓷碗粉身碎骨,碎片纷飞。

“咳咳……抱歉……咳咳……”

宋瑾一手扶着桌子,一手遮住嘴巴,脸色苍白。

刚才吃饭还好好的,这么一会人又犯病了,苏阮无奈,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冲门口的杜鹃说道:“麻烦你把地扫一下吧。”

“哎!”杜鹃答应一声,麻利地找来笤帚簸箕,打扰地上的残破碎片。

苏阮拍了两下觉得不对劲,赶紧撤回手。她倒不是在意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这些,只是这么做未免会让他误会,那就不好了,刚才纯属情急之举。

瞧着他不像是作假,咳得耳根子都红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微微泛着泪光,惹人怜爱。

苏阮给他倒了杯水,“喝口水吧,可能会好一些。”

“……多谢。”宋瑾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平复了一下,“我觉得好多了,真是对不住,打碎了碗。”

“没事儿,碎碎平安嘛。”苏阮根本不在乎这个,把装菜的盘子端起来去了厨房。

宋瑾抚着心口,望着她的背影,轻轻念道:“碎碎平安……真好。”

随后又闭上眼睛长叹一声,颇为惆怅。

以前没有在意过自己的身体,想着能侍奉母亲临终便了,自己能活多久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他后悔了,从没想过自己的心上会住上另外一个人,而且想要陪伴她长长久久。

看来,是时候出去一趟,好好的治疗一下自己的身体,不要老是这么病恹恹的,哪怕是她跑了,自己好歹也能追上去啊。

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没用。也难怪……

罢了,他打消了一瞬间涌现出的想法。既然决定置身事外,那就什么都不要想,否则不仅会惹祸上身,还会牵连到阿阮。

下午没什么事,苏阮开始着手准备购买一些小动物回来养,出去转了一圈,打听到这里附近的牲口市场一般都是阴历的十六开市,今天恰好是十一月十五,明天就可以去了。

苏阮出门本来打算一个人,虽说她能力超群,但是宋瑾还是不放心,派了牛轲廉去跟随。

等人走后,他这才把子腾叫到厢房,“说吧,发生了什么?”

子腾请自家公子坐下,倒了水,这才规规矩矩站到一边,将中午在后院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宋瑾端着水杯,手指摩挲着杯沿,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子腾琢磨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说道:“公子,快过年了,咱们是不是也得回去了。回去跟娘……跟夫人商量一下,看看她是怎么打算的。”

宋瑾一抬眼,眸色暗沉,“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说。”

“是,属下知错。”子腾态度诚恳,倒也没怎么害怕。公子的确生气了,但他们相处多年互相了解,公子断然不会因为这点错误处罚他。

宋瑾叹了口气,把杯子放在桌上,“这世上,恐怕只有我娘是不会为难我的。我喜欢的人,她又怎么会不喜欢?不过你说的也对,我不能不回去。

这样吧,再留一些日子,看看阿阮的态度再做打算,反正京城离此地不是太远。另外,也要给那些人一个杀我的机会,回去以后他们就不会出现了。”

“是。”子腾长出了一口气,公子不责罚他不代表没记仇。看样子公子对苏姑娘是真的上了心,能从他嘴里说出“喜欢”二字,还是第一次。

看来,只要取得苏姑娘的欢心,将来自己的安全就有了保障。只要苏姑娘给他求情,他就算犯再多的错也可以逢凶化吉。

这事要不要告诉黑牛呢?算了,总要有一个人顶包,只能委屈黑牛兄弟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