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衣裳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苏阮意外发现,他抬起头仰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一种很纯碎的认真地,她我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但,她现在的是真的没准备跟谁在一起。“总而言之,我不想欠你的,你想住就住,不收房租,也别让牛轲廉帮我干活儿了,我需完全的独立。”她不想靠任何人,当然这世上有过多的不确认,太“总之,我不想欠你的,你想住就住,不收房租,也别让牛轲廉帮我干活了,我需要独立。”。...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四十六章 衣裳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苏阮发现,他抬头仰视着自己的眼神,有一种很纯粹的认真,她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但,她现在也是真的没打算跟谁在一起。

“总之,我不想欠你的,你想住就住,不收房租,也别让牛轲廉帮我干活了,我需要独立。”

她不想依靠任何人,毕竟这世上有太多的不确定,太多的意外。倘若有一天失去了这个依靠,她怕自己过得更辛苦。

就像……曾经被保护的好好的那个她,失去了所有亲人一样。若是再经历一次,怕是会疯吧。

“阿阮……”宋瑾想说她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坚强,像她的名字一样,软一点。可是回头一想也对,他喜爱的不就是这样的阿阮吗?

倘若她是那种绵软的性子,他大概也不会想娶她。不过……他暗暗一笑,也不一定,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只是因为,她是她。

“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你的要求我不会拒绝,任何。”他说道。

再这样坚持下去,只会让阿阮更讨厌他,何必呢。反正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会一直在背后支持她,让她去飞,多高都没关系,只要她开心就好。

苏阮看了看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跟他待在一起有点不自在,“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好。”宋瑾笑笑,目送她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苏阮每天就是喂喂猪,放放羊,生活得很逍遥自在,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赚钱,每天花钱。

她觉得自己该想一个赚钱更快的办法了,养猪太慢了。

这天,杜鹃抱着几件衣裳走进苏阮的房间。她和苏阮都住在上房,她住西间,为的就是给苏阮作伴。

苏阮正在逗着狗子,抬头看到了她,“拿的什么呀?”

杜鹃把东西放在炕上,招手笑道:“前几天宋公子他们买的衣料,我给做好了,你看看合身吗?”

“这么快!”苏阮走过去看了一眼,忍不住惊叹:“太漂亮了吧!”

杜鹃抿嘴笑:“是布料好看,怎么做都漂亮。”

的确,宋瑾花钱大方,买的都是上好的布料,还有绸缎,不仅花样好看,颜色也更鲜艳,不像一般人家穿得都是灰扑扑的。

杜鹃手很巧,做出来的衣裳确实好看,苏阮试了试,“正好。”

虽说这时候的衣裳都是宽松样式的,对身材也不是没有要求,能做的这么合身也不容易。

“杜鹃,你以前学过做衣裳吗?”苏阮记得以前的棉衣就是杜鹃亲手做的,做工就很好。

“阿阮姑娘,我就是跟隔壁郭大娘学的,她教会我怎么用针,怎么裁剪,怎么测量身量,不过她懂得也不多,我懂得就更少了。”

杜鹃说着,想起了什么,眼里涌现出一股羡慕来,“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年我爹带我进城赶庙会,无意中看到一位小姐,她穿的衣裳不仅华贵,颜色搭配也好看,我就不懂这些,到现在我还忘不了她的衣裳。不过……”

她笑嘻嘻地靠过来,“那位小姐可没有我们阿阮这么好看呢,如果阿阮没有这个疤,也穿上那些华贵漂亮的衣裳,那就是天仙呀!”

因为她知道苏阮的疤是假的,才会这么说,如果这是真的疤,她绝对不会这样讲的,那会伤了阿阮的心。

苏阮用手指点了点她的脑门,“你呀,没想到你这小嘴还挺甜的。”

她看着那些衣裳,思绪万千。现在的织染技术已经很好了,不过还差一点点。

比如这个紫色,稍显暗淡了一些,那个红色也太过于深邃。似乎现在的颜色看上去都比较单一且不那么鲜明。

如果能够染出像后世那种色彩艳丽缤纷的布料,是不是会很受欢迎呢?别的不说,她空间里的花瓣就可以做到这些事。

可以买一些白布在家里染色,之后再卖出去。既然要卖,与其卖给其他布庄,不如自己开一家,这样就是独家销售,岂不更好?

这倒是一个快速赚钱的好方法,而且也能造福一下这里的人们,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

正琢磨着,腿边的小狗跑过来叼住了她的衣服。

苏阮弯腰把狗给拎了起来,这小狗洗干净以后还挺可爱的,看样子长大以后会是条好狗,可以看家护院的那种。

“哎……对了阿阮,我们还没给狗取名字呢。”杜鹃摸了摸小狗的头,被它用脑袋拱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要不就叫它小白吧,你看它的毛色多纯。”

“小白?有点普通。”苏阮想了想,灵机一动,“既然它是狗,那干脆就叫它狗小明吧!”

当初在联盟军里,她的副手名叫苟小明,那家伙人机灵又懂事,就是看不惯女人做长官,老想破坏她的计划,她还曾经感慨过,这人是真的狗!

现在看到眼前这个小狗,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也不错!

杜鹃迟疑了一下,“狗小明?这名字好奇怪,像个人名。”

苏阮抱着小狗笑嘻嘻,“没错,以后它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在我眼里它和我们都是一样的。对了,咱们有剩下的布头吗?一会我要给它做件衣裳!”

“有,交给我了。”杜鹃看了看狗小明,“我可从来没听过狗也能穿衣服的。”

苏阮拍着狗小明的狗头道:“跟着我,保证让你见识到更多新鲜事。”

吃晚饭的时候,苏阮换了件新衣裳,还给狗小明也换上了新做的小衣裳,它穿着红色的小背心,美滋滋的在堂屋里跑来跑去。

每次到了吃饭的时候,宋瑾都会自动自觉地跑到堂屋来“蹭饭”。苏阮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在她眼里,宋瑾就是一个粘人精,赶也赶不走。

一见面,宋瑾就拍马屁:“阿阮做好了新衣裳吗?很合身,你穿起来很好看!”

“谢了。”恭维话谁都爱听,苏阮自认为是俗人一个,也不例外。

不过当她抬头看向宋瑾的时候,也不由得眼前一亮。

今天的宋瑾也明显打扮过了,一改往日朴素的穿戴,着一袭月白色衣衫,从里到外都是白色的,就连发带也是一样。

今天又加了一条浅蓝色抹额,同样浅蓝色的腰带,腰间坠着一块碧玉,随着走路的动作来回摇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