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吆喝

农女小福妻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小福妻是顾暖之的经典作品。【一对一甜文,无虐】苏阮再次穿越了,手握异能和空间的她,只想种种地做点小买卖衣食无忧就好。正高高兴兴忙绿着,就见一个男人从她面前经,离开了,又回去。苏阮怒了,我的世界岂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他们说:你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女人?他还说:你怎么会娶我这样一个男人?苏阮:可能会会觉得你太可伶了吧,谁让本姑娘心地善良真诚,就当天行一善好了。外表软萌内里刚硬男主vs美貌绝伦款款深情专情男主。(这是一个咸鱼男主种地发迹致富之路顺道谈个谈恋爱的简单轻松故事。背景大权独揽空空~无逻辑,切勿细节考究~已有近完本老书《再次穿越七零暖姻缘》,评论交流深度阅读~)怎么这么冷?身上也很难受,耳边似乎模模糊糊有人在说话,随着苏阮意识回笼,那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这个时候人们习惯逛集市,在这晚上,附近的人相汇在此处,或买或卖,热闹的场面非凡。也不是集市的时候,人就少了很多,卖东西的也少,只余下两边的商户有一些会营业。苏阮她们特地早来了一些,没想起但是不算早,最热闹的场面的一条街了被占满了,也没也可以摆摊儿的位置。而不是集市的时候,人就少了很多,卖东西的也少,只剩下两边的商户有一些会营业。。...

农女小福妻小说-第四十八章 吆喝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小福妻》在线阅读

这个时候人们习惯逛集市,在这一天,附近的人交汇在此处,或买或卖,热闹非凡。

不是集市的时候,人就少了很多,卖东西的也少,只剩下两边的商户有一些会营业。

苏阮她们特意早来了一些,没想到还是不算早,最热闹的一条街已经被占满了,没有可以摆摊的位置。

而且子腾说这些主要的位置一般都是有主人的,那些人都交了占地费,就算来的早占用了,到时候也要腾地方的。

除了主街,还有两条街道也有买卖,人也相对较少。最后苏阮选择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摆开了摊子。

把摊位支起来,挑选了一些颜色好看的布匹摆好,量布的尺子和剪刀放在一边,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等着了。

等了那么一会,杜鹃有些担心,“姑娘,这里人少,我们这么等着是不是卖不出去?要不要吆喝吆喝?”

“这个……”苏阮虽说性格不拘小节,可从小到大都是被宠着长大的,根本没卖过东西,更豁不出去脸吆喝,有些为难。

一旁的子腾听到这话,自告奋勇:“苏姑娘,这种事交给我就行了。你有所不知,我小时候什么都干过,别说卖东西,就是……算了,不提那些没有用的了,你就瞧好吧!”

说着,子腾掂起一块玫红色的布料,一边抖着一边提高了声音:“哎,走过路过的夫人小姐,姐姐妹妹们,看看我们这的布,全国都没有第二家卖的呦!买了你绝对不会后悔,不买可就后悔一辈子呀!”

他的口才不错,声音也很有穿透力,还真的吸引了一些人过来看。

苏阮叹了口气,觉得“酒香不怕巷子深”这话不太对,看来,再好的酒也怕没人知道啊,如果逆风,谁会闻到酒香呢。

杜鹃是个没出过门的乡村丫头,面对太多的陌生人还是不太敢开口,红着脸站在苏阮身后。

既然顾客已经到了面前,没有放开的道理。苏阮赶紧介绍着这些布料,她蒙着面纱,别人也看不到她的长相,只是瞧着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觉得亲切。

另外苏阮的声音很软糯,听起来很是悦耳,娓娓道来介绍这些布匹的神态,让人会不由自主去聆听。

“……是的大姐,这个颜色就叫碧空如洗,你看,它多像下过雨放晴后的天空,给人一种清爽淡雅的感觉,很适合你这个年纪哦。”

子腾一边吆喝,一边听着旁边的解说,心里觉得有趣。明明只是浅蓝色嘛,怎么到了苏姑娘嘴里就变成碧空如洗了?

他见过很多女人,温婉的,贤惠的,可爱的,也有凶悍的。但是从来没有像苏姑娘这样的人,说不清她属于哪一种,好像在她身上拥有很多特质。

她很胆大,可以跟几个男人生活在一个院子里,对待他们又没有其他女人那种忸怩感和害羞感,平易近人,淡然处之。

她出身乡野,说话做事却并不像乡野之人,懂得很多,做什么都有分寸,从不会逾越。

她这个人,不像是见识少的乡下女人,明明没什么钱,又不会在意钱。不喜欢其他男人,又不接受公子的求亲。

公子那样一个人,看起来就是有钱的,她都不会考虑,真不知道她想要什么。

…………

摊子早上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因为人少,加上地点偏僻,只卖出去一点点布料。

随着行人多起来,生意也很快火爆了。有些事不用宣传,顾客的口碑就会说明一切。

随着买走布料那些人的宣扬,渐渐的,来这条街上买布料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子腾也不用吆喝了,帮忙从车里搬出布匹。苏阮负责量布算账,就连内向的杜鹃都不得不帮忙干活了,不然真的忙不过来。

一开始买布的大多都是女人,后来人们听说这里有个摊子,卖的布料颜色特别好看,就连男人也跑过来买布了。

有的给自己买,有的给家里的母亲妻子姐妹或者是亲戚们捎带,即便三个人,后来也是忙的脚打后脑勺,连中午饭都没吃。

他们带来的布匹不算多,其他卖布的摊子前面都没人光顾,这里却是人山人海,所以晌午过后没一个时辰就卖完了。

三人把东西收起来,上了车赶回家中。

马车在门口停下,苏阮撩开车帘想要下车,一抬眼就看到了宋瑾。

此刻他正站在大门外翘首以待,像是盼着家人回来的小孩子似的。

苏阮摸了摸裙摆,暗暗吸气。额……她好像什么都没给他买。

记得小时候父母出门,她和哥哥也是这样在家里等着,每次父母都不会空手回来,不是带回好吃的就是好玩的。

尽管宋瑾这么大一个人了,她仍然觉得,自己应该给他带点什么的。别的不说,他的保镖可是跟随自己大半天,为自己挨了累,这可不是应该的啊。

容不得多想,苏阮从车厢里钻出来,宋瑾眼前一亮,快步来到车辕边,伸出了手臂,“阿阮扶着点儿,慢点儿。”

苏阮摆摆手,“没事的。”

她怎么好去扶?况且下车这件事对她来说,太轻松了。忽略掉他眼里的期待和担忧,她跳下车。

宋瑾弯弯唇角,往后退了两步。

苏阮回头,扶着杜鹃下了车,突然间心里有种莫名的情绪。

他似乎……只在意她一个人,在杜鹃面前很少讲话,更别提其他交流。可能这样才是这个时代该有的男女大防吧,她有种预感,危险的预感。

今天天气好,因此宋瑾身体看上去也很好,脸色特别健康,竟然少有的浮现了些许红晕,这比平时看起来更加的鲜活和精神。

就连苏阮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不得不感叹,不管何时颜值都是祸水,无论男女。

她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审美,不过看起来和自己应该也差不多。看久了这样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以后很难有让她惊艳之人了吧。

就连对男人心存胆怯的杜鹃,面对宋瑾脸都是红的。在她眼里,宋瑾已经被打上了标签,说不定迟早也是阿阮的人,既然是一家人,就不用那么害怕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