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喻夜海的告别

重生之我有了金手指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之我有了金手指是唐艺灵的经典作品。苏染染,灵汐阁阁主之女,所以至亲篡位而被逼得跳崖而死,但却复活到了一个叫作灵汐大陆的地方,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仅有拥用强悍的元力才能生存下来一直这样,在这里每个人十六岁的时候便会被测试的出体内是否可以不存在元力,是否可以具有独特修练的资格,而拥用元力的人都被总称为“灵师”。当苏染染回到这么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当她的元力觉醒,是否可以能在灵汐大陆创造出都属于自己的辉煌的历史?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是是是,你最很厉害了!”白青泫轻笑一声。某天。梓青鼓足勇气,追上白青泫的步伐,“那个,恭喜恭喜你!”白青泫道:“你是谁?”梓青非常惊讶:“你竟然不认识了我”“我为何要认识了你?”说着,白青泫抬脚便要离开了。梓青急忙的跟随上来,“我们这几天都是在一起的某日。。...

重生之我有了金手指小说-第24章喻夜海的告别全文阅读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

白青泫轻笑一声。

某日。

梓青鼓起勇气,追上白青泫的步伐,“那个,恭喜你!”

白青泫道:“你是谁?”

梓青十分震惊:“你居然不认识我”

“我为何要认识你?”说完,白青泫抬脚便要离开。

梓青慌忙的跟着上去,“我们这几天都是在一起的,你,我,还有染染。”

白青泫皱眉,似乎在努力的回忆。

梓青的心中一阵失落,原来他早就不记得她了。

忽然,耳边尖锐的声音响起,眼前瞬间射来无数利箭。

“啊!!!”

白青泫的眼中杀意骤现,“找死!”

白青泫只是一挥袖,利箭折返而出,那些杀手被瞬间射死。

“多谢......”梓青紧紧的咬着下唇,“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我已经想起来了,你就是染染的小尾巴吧?”

小尾巴......

她对于他而言只是苏染染的附属品。

就连被他记住名字都不配。

夜晚。

苏染染和梓青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

苏染染开口道:“话说梓青觉得白青泫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白青泫么......?”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他是一个很完美的人,很强大,很完美,很耀眼。”就好像,天上的太阳一样。

“是不是像天上的太阳?你也这么认为我吧?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他离我很远很远。”苏染染望着满天星辰说道:“虽然就在我身边,可我们之间就像隔着一座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跨越。”

梓青感觉到有些讶异,“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苏染染道:“其实今天是我的生辰呢......”

梓青有些意外,“对不起,我不知道......祝你生辰快乐!”

苏染染轻轻一笑,“可是他似乎并不记得呢,他什么都没有做。”

“你不要太难过了,他也许只是忘了。”

“是吧,你也觉得他是忘了,不在意任何事情,也不在意我......”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上他?”

“因为大家都很喜欢耀眼的人。”

耀眼的人......

的确,他的确很耀眼。

“今夜无月,就像我的心情一样,是不是先动心的那个人总是处于弱势呢?”

“等等!是你先喜欢他的?”

“是啊,当初我可是缠了他很久的。”

梓青觉得自己错了。

苏染染根本不是什么太阳,真正的太阳永远只有一个。

她只不过是和我一样,是努力追逐太阳的人而已。

抛开身份,我们都是一样的。

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凭什么只有她能够得到他呢?

灵汐阁反叛那日,苏染染与白青泫反目成仇,她被白青泫逼死,梓青的心中竟然是高兴的。

原来她比自己更加低贱。

梓青觉得自己终于有机会了。

哪怕离他近一点点也是好的。

梓青来到巫医府,将一袋稀有的药材丢给巫医,“我要成为苏染染。”

是了,这一次,她不想再当杂草了。

是夜,星灵湖畔。

苏染染提前一刻钟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星灵湖,星灵城最美的地方。

湖泊为心型,夜晚时星星落撒在其中。

远望时,犹如星星坠地,美不胜收。

“他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呢?”

苏染染的眼前是幽静的湖水,岸边生长着一些不知名的小花。

星光落在地面,泛起了点点温柔。

苏染染找了棵树,靠着坐下,“这里还真是美呢,不愧是星灵城最美的地方,不过就是有点冷。”

苏染染的话音刚落,她的肩膀就被披上了一件披风。

“久等了。”

喻夜海来了,他的身后是广袤无垠的天幕,其上有点点星光闪烁,仿佛一条璀璨的星河。

苏染染不自觉的抓紧了披风,“我也才刚到......”

喻夜海手里拿着两盏花灯,将其中一盏递给了苏染染,“放个花灯吧。”

“这不是还没有到七夕节吗?”

“谁说只有七夕节才能放花灯呢?”

“也是哦,不过在七夕节放花灯许愿的话,会比任何时候都灵哦。”

喻夜海低头笑了笑,蹲下身,将手中的荷花灯放进湖里,目光随着逐渐远去的烛火,淡淡开口,“如果我有想提前实现的愿望呢?”

苏染染微微一怔,“什么愿望?”

喻夜海没有回答,将手中另一盏荷花灯递给苏染染,“软软也许个愿吧,虽然不是七夕节,但人的愿望这么多,一个七夕节肯定是装不下的。”

苏染染接过荷花灯,“你说的也对。”

苏染染放了荷花灯,紧紧地闭上了双眼,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白青泫的样子。

虽然真的不可能,但苏染染还是想再见他一面,她想知道当年他那么做的原因,她想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前后差距变化会如此巨大。

荷花灯被放进了湖里,它承载着星光,一点点划破了月亮的倒影。

苏染染的心情忽然平静了下来,“对了,你有话对我说,是想说什么呢?”

喻夜海遥遥地望着湖边,开口道:“我最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苏染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只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你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

“你要消失了?”

“不,等我的事情处理好了,就会回来。”

苏染染从来没有想到喻夜海,要跟她说的是这个。

生离死别,苏染染见过很多种,有不告而别的,有渐渐疏远的,又突然离开的。

这唯独没有见过,如此郑重的告别。

苏染染突然间想起了一句话,比暴风雨来的更快的叫做离别。

离别,往往比那些未说出口的话先来一步。

苏染染的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一般说这种话的人,最后都没有回来。”

对于喻夜海的离去,苏染染的心中其实没多大的感觉,也许他应该再也不回来了吧?之后也不可能再见面了。

“不过,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个?”

“不,还有别的。”

苏染染突然转过过身来,一盏孔明灯从喻夜海的身后缓缓升起,他好看的五官被落下光晕,他的神情顿时变得温柔。

“我还想再提醒软软一句,不要相信任何人,也不要相信我。”

那天晚上,苏染染和喻夜海聊了很久。

可一直到后来,她逐渐忘记了当时谈话的绝大部分内容,却独独记得他的那句话。

那时候的苏染染,并不能明白他这句话的含义,直到他们再次相遇的那一天。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