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全也没想起(球场)会有一个看台以我的名字来为命名。他们瞒着我,但这事令我甚感自豪。”记者:您拥用超凡的个人魅力。 方觉:不不不,我并不这么看,我而已一个平平无奇的教练罢了。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