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借钱

第5章 入学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成了敌国太子的白月光小说简介

《我成了敌国太子的白月光》是作者东篱已南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程淼淼身子不好,暖暖一直承包洗衣做饭的活计,屋里的洒扫工作自然不在话下。在屋里倒出蓝色荷包里的银两后的程淼淼,左数右数里头只剩下十两银子了,当初离开王府她老子一分钱都没...

我成了敌国太子的白月光小说-第6章 借钱全文阅读

程淼淼身子不好,暖暖一直承包洗衣做饭的活计,屋里的洒扫工作自然不在话下。

在屋里倒出蓝色荷包里的银两后的程淼淼,左数右数里头只剩下十两银子了,当初离开王府她老子一分钱都没给她,府里这些年她自己的生计用的都是她娘亲的嫁妆。

怪不得原主会写话本子赚钱呢,实在是穷的叮当响啊!

在现代为生计发愁,想不到到了古代也要为生计发愁。

给了一两银子给暖暖当做日常的采买开销,暖暖也是穷苦人家知道省吃俭用,程淼淼不担心她乱花钱,反倒担心她不舍得花钱。

让暖暖按照之前说好的待安定下来就开始调养身体,又给了她一两银子买药材和日常用品,要不是那三千人马都走了,她倒是可以厚着脸皮跟他们借些钱。

万般无奈下只能将马车和马卖了换成驴车,虽然慢些好歹也是个代步工具。那五里路以她现在的身体是没办法走去的。

她又不会骑马和驾马车,贸然尝试就怕摔成残废。

那就得不偿失了。

程淼淼赶着小驴车,龟速前进,来到一家书肆,询问了掌柜的,才知道这里根本没有人写话本子,人家也不是随便就收书的,书本要经过官府的检验和核查,编号入册,才能开始印刷贩卖的。

真是严格,跟现代的制度很接近。

欸,第一次碰壁!

程淼淼有些沮丧,怎么她穿越就跟别人不一样呢?其他穿越者不是也靠着写话本混得风生水起?

有朝一日,她一定要在这里开辟一条写话本子的“血路”,以祭奠她落寞,受伤的小心灵。

本还想着帮人代写书信,同样也吃了闭门羹,因为这里帮人写书信不收钱,附近邻里随便找个识字的就能写信。

第二次挫败,程淼淼感慨着怎么来到这里找份工作这么难?

难道她读了这么多年书就要无用武之地了吗?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她能干什么呢?

程淼淼发出灵魂拷问……

垂头丧气地赶着驴车回去,就碰到刚从外头回来的程枕。

“呵呵,那个程枕兄,方便聊几句吗?”程淼淼心里直打鼓,本就不擅交谈的她有些尴尬得来回搓手。

“进我屋里谈谈吧。”风一眼睛一眯,他有些好奇,他找他能有什么事?

风一替程淼淼倒了一杯水,程淼淼紧张得喝了一口。

“说吧,找我什么事?”风一也拿起水杯喝了口水解渴。

“事情是这样的,程枕兄你能借我些钱吗?”程淼淼有些委屈道。

噗……

咳咳咳……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

风一被呛了一下,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奇闻一样。

“你没钱?你老……你爹没给你钱来北戎国吗?那你这一路怎么过来的?”程枕一连三问,一副我不相信你没钱的样子。

程淼淼刚才算了算卖了马车又买了驴车的钱,再加上剩下的罢两银子,全部加起来也就二十三两而已。

“真的,我现在浑身上下只剩下二十三两银子,不信你看。”程淼淼将钱袋子都倒了出来,证明自己没有撒谎。

“我从小身子就不好,府中日子不好过,继母苛待。我爹只出给我药钱,我的衣食住行用的都是我娘的嫁妆,现在已是山穷水尽。

那个你不用担心,我给你打个欠条,等我找到事做,赚了钱就会还给你。”程淼淼又说了她这些年过得如何辛酸艰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就差涕泪横流了。

程枕听后,点点头,颇有同情之心的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拍在桌子上,豪气云天,“要多少自己拿,欠条就不用了,等你有钱还给我便是。”

反正也不是欠他的钱,他才不心疼,主子的小金库富可敌国,一时半会儿不差这点钱。

“真是太感谢你了,程枕兄,以后有用得到小弟的地方不要跟我客气,我一定会报答你的。”程淼淼感动至极,真是蜀国好兄弟啊!

程枕看了眼程淼淼的小身板,报答??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并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罢了,随他去吧。

看他怪可怜的,就当日行一善罢。

程淼淼从中抽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我跟程枕兄借这一百两,等我赚了钱就还你。”

“行了,行了,没事就快走吧。我累了要休息。”风一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这男的婆婆妈妈的真烦人!

有了钱心里就踏实了些的程淼淼高兴得回到住处,驾着小驴车哼哧哼哧来到钱庄将银票兑换成银子。

“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其他人进来打扰,退下吧。”风一对着一旁伺候的小厮道。

小厮是原来程枕的小厮,自从他顶替了之后一直跟着他。

石头觉得自家主子越来越怪了,从前喜欢落井下石的人现在开始雪中送炭了,他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不过,好在没有像以前一样动不动打骂他了。

“是,公子,奴告退。”小厮低头躬腰,心里偷偷的想要是公子能一直这样和颜悦色下去那该多好啊。

待确定周边都无人靠近时,风一起身将门落了栓,来到书架前扭动暗格的开关,“咔哒”一声,暗门开了,风一不再迟疑,走进暗门内。

经过几道弯弯绕绕过后,豁然开朗的空旷别院假山流水,游鱼嬉戏的一幕赫然显现。

陈一见来人是程枕也就是风一,并不惊讶,还调侃道:“什么风把我们暗卫长吹来了?”

风一没好气回道:“枕头风。”他现在扮作程枕,实际他叫风一,可不就枕头风嘛。

“哈哈哈,一个多月不见,风大暗卫越发幽默了,竟会开起玩笑了。”陈一也是武功高强的暗门之一,风一是暗卫里武功最高的,也是最不苟言笑的,能来句玩笑话倒也稀奇。

“主子呢?”

“在前院赏花呢。”

风一挑了挑眉,不置可否,抬步走去,陈一闲来无事也跟着他前去。

这里可算是他们的秘密基地了,想来风一刚来对地方不太熟悉,陈一自告奋勇的当起了领路人。

一进前院,就见一道挺拔雄伟的身影正对着花草修修剪剪,忽略那张谪仙的脸画面怎么看怎么怪异。

主子您就不能练练武,看看兵书,学什么文人“拈花惹草”。

斐慎耳尖一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何事?”

“启禀主子,属下有事禀告。”风一拱手,看了一旁陈一没有离开的打算又道:“那个瘦弱的蜀国人来跟属下借钱。”

“借了?”

“借了一百两。”风一又从怀里掏出剩下的银票递给斐慎“这是收完租剩下的十三万七千四百两,属下让其他下属去收的,并未有人发现属下的身份。”

斐慎没有伸手去接,“嗯,做得不错。留下五万两,剩下的拿去犒劳兄弟们。”斐慎对下属一向大方,从不苛待,他们也习惯了主子的豪爽,做起事来也更加有干劲。

陈一聪明的收下五万两准备记入账本,收入库房。

主子没有追究他私自做主借给程淼淼的一百两,也就是说他默认了,那这钱是要回来呢还是送给他呢?

“明日开学,准备得如何?”斐慎难得的关心起下属来。

风一不知他说的是那种准备,硬着头皮回复:“笔墨纸砚,书箧,都准备好了,书本学院到时统一发放。”

斐慎点点头,“把你那份给我,你再去准备你自己那份。”

斐慎厚着脸皮要了属下准备好的东西。

“是。属下等下就送来。”

“嗯,退下吧。”

“公子,属下跟风一回去取东西,去去就回。”陈一作为斐慎的书童,也是大老粗一个,反正大家都是假的,他也没有那个自觉帮主子准备这些东西。

还是杀敌来得有成就感些。

“嗯……,名单给他瞧瞧,别到时候是敌是友拎不清。”

陈一“是,属下告退。”

风一“属下告退。”

两人走远了陈一追上风一,拍拍他的肩膀,勾肩搭背,“你真打算去读书?”

风一咬牙切齿,盯着肩膀上的爪子“你……说……呢?”

“嘿嘿,哥,当我没问,当我没问,别生气。”陈一悻悻收回手,站直身子,将藏于袖口的名单递了过去。

次日,所有澜山书院的学子卯时出发,因为离得近,又有小驴车,所以程淼淼并不着急,辰正开学,未末下学,四个时辰,中间半个时辰用午膳。

程淼淼收拾得差不多了,用完早膳后带着暖暖和准备好的书箱出门。

暖暖边躲避行人边赶着小驴车,路上时不时引人侧目,有坐轿子的,骑马的,坐马车的,五花八门,两人无暇顾及,一路开开心心到了书院。

程淼淼和暖暖撑手在额前望着在半山腰的书院,长长的宽敞的石阶足足有三百层,程淼淼一阵晕眩,幸好被暖暖及时扶住。

“槽,他娘的什么狗屁书院,鬼上得去?”程鹰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不是玩我们吗?”程玉也在一旁附和。

程枕和程术没有说话,他们是骑马过来的,不似另外两个做马车。

不认为这几层台阶能难住他们,然而,出乎意料的四人带着一探究竟的眼睛纷纷射向她。

“诸位兄长先请,小弟随后就到。”程淼淼打着哈哈,低眸看了看脚下的石阶咽了咽口水。

四人都不再说话了,给了她一个好自为之,自求多福的眼神后大步款款的开始爬石梯。

四人走后,为了减轻她的负担,暖暖将所有东西都背在身上,好在东西不多。两人爬一会儿休息一会儿也能勉勉强强能互相鼓励坚持下去。

“公子,歇歇吧,喝口水。”行至三分之一,程淼淼累得瘫在地上,大口喘气。额头上的豆大汗珠不断滚落。

斐慎和另外两个胞弟过来时就看到这一幕,几人同时皱了皱眉。

再一次肯定蜀国人确实瘦弱,北戎八岁的孩童都比他们有出息。

周围的人也注意到了主仆二人,窃窃私语,指指点点,主仆二人也顾不上了,心想着只要能爬完就好。

另外一些家里有钱有势的为了不受爬阶之苦的富家子弟,让扈从用竹撵抬上山的也有。

不过还是有大多数人选择自己走上去的,当做强身健体了。

一名道貌岸然,玉冠华服的富家子走到主仆二人身边对着正在小憩的两人热情地抛出橄榄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