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月猴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太全文学网www.tqyi.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太原城外西南十五里处,有一座小小的道观,这道观香火倒是不怎么样,但是似乎倒有些神通之处,从门前不远处引入一条小溪,在道观院中盘旋而出,不知道是因为地暖还是什么其他独特的原因,虽然在冬日之中,院中的树木依旧是枝叶碧绿,完全没有冬天枯黄凋零的模样。

道观门户洁净,场面虽然不大,但是山石栏榭无一不精致,就连院中的小小庭院,似乎也是移步换景,明显花了很大的心思在其中,显然就是一个不在乎普通百姓香火,专门做高端客户的生意……

太原城,相比较来说,因为地理关系的原因,所以比起一般的北方城市来的更为安全一些,而且或许是早些年黄老兴盛的原因,在太原左近,这老子的生意么,还算是是靠谱,再加上这一家道观也是颇有特色,因此生存下来似乎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今日这个小道观之处,就似乎来了些声音,在院中亭榭之中,围起了厚厚的锦缎幕布,圈出一个避风的圈子来,又在其中加了一些炉子,用热气烘暖帘幕之内的空气,一旁的仆从忙忙碌碌,除了进进出出送些素酒素菜什么的,还不时的要小心炉子是否沾染了湿气,有没有烟气内侵,纵然是一个个在外面给烟熏得灰头土脸,还不敢咳嗽出声,声怕惊扰了里面的贵客。

帘幕之内,坐着的人并不不多。

居中的就是两个中年文士,峨冠博带,就算是寒冬当中,也没有穿常见的皮袍,而是穿着锦衣,看着款式,便像是平阳这两年才刚刚兴起的所谓“羽绒服”,少了一身的臃肿之态,既清爽又潇洒,一人四五十开外的年龄,相貌端正,气度沉稳,体型较为白胖一些,颇有些在宦海沉浮许久的雍容之态,而另外一人则是稍微年轻一些,大概二三十岁的模样,也是气度不凡,虽然黑瘦一些,但是谈笑之间精干之色四溢。

在下首陪坐的,则是一个身穿羽衣星冠的道士,看起来也有几分的道行样子,面色红润,仙风道骨。虽然话不多,但是谈笑间也是凑趣,不单单只是说黄庭,也有谈些诗词文章,甚至一些民间俗事,在这两名文士模样的人物面前也没有露怯,很是能应和上两句。

帘幕一头敞着,入眼之处就是溪流景色,外面虽然已经是寒风料峭,但是在这亭榭之中,不仅身上穿着保暖的锦衣绒服,而且脚下还踏着暖水笼,袖中也有热手的香炉,自然是半点寒意也没有。

老一些的文士指着院中依旧青翠的树木,笑着说道:“道长果然神通!何处得来如此偷天之功,竟得如此春意?太原城中落雪三尺,此处偏有三寸春晖。道长神通过人,若是将太原城也点化为春光美色,岂不是大造化?”

道长轻轻摆了摆拂尘,微微笑道:“小道不过是得了些三清眷顾,哪里有什么神通?这阴阳造化,玄奥非常,小道不过见此地洞天独特,借引地气,行龙虎相济之局,方有此景,不敢称功也。”

老文士哈哈一笑,也不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转头问年轻的那名文士道:“彦云贤弟,听闻平阳亦有冬生春苗,果蔬翠绿,不知可与此地相同否?”

王凌王彦云点头说道:“确有此事。不过么……”王凌的眼神在院中树木的树根之处盘旋了一圈,微微笑着继续说道,“与此地并不相同。”

老文士哈哈大笑,指着王凌说道:“早闻彦云贤弟聪敏非常,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旋即转首对着道长说道,“还是烟火气太重了,看看,把树干都给熏黑了……”

道长被拆穿了把戏,倒也不恼,也是哈哈一笑,说道:“有道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小道不过是欺瞒些凡夫俗子,在两位真神面前自然是不敢有瞒了……此树虽假,不过素斋倒是真的……时候也不早了,小道便去催促一二,莫要让这些懒货,坏了二位的雅兴……” 爱读免费小说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说完,道长做了个稽首,便转去了后厨催促菜肴去了。

冬日见得青翠之物,说是祥瑞也真是祥瑞,但是也有像是道长这样蒙混出来的,老文士见了自家儿郎的书信,还有些担心自家孩儿年龄尚幼被蒙蔽了,正好来太原此处访友,又见王凌归家省亲,便特意邀请王凌至此,打探一下详细情况。

“这么说来……”老文士捋了捋胡须,说道,“平阳之处,所产果蔬,并非虚言了?”

“回禀建公,”王凌笑着说道,“听闻令郎亦于学宫,岂会不知其中详情?”

司马防神情略有些尴尬,仰头笑笑,说道:“此事毕竟匪夷所思了些……”

“匪夷所思……”王凌倒也没有嘲笑司马防,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某初见之时,也是不敢置信……”

“如此,可是征西将军果有神通?”司马防的目光闪烁。

王凌却摇了摇头说道:“非也。据征西将军所言,此乃农事之技也,若有心,均可习之,并非神通……”爱读免费小说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

司马防愣了一下。或许是司马懿写书信的时候急切了些,又或是后来征西将军讲的这些话并没有听见,因此在书信当中只写了关于冬日出现大量蔬菜瓜果之事,并没有王凌所说的后续内容。起先司马防还以为征西将军会借用这样的机会造势,大搞一些什么神秘色彩,因此心中也是略有些不屑,毕竟司马防这些年见到不少所谓的神通之士,无一不是欺世盗名之辈,像这个道院还算是好,毕竟属于愿者上钩类型的,就算是被拆穿了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征西不同,征西如果竖立一个神通的形象,不就跟当年的张宝三兄弟一样了么?

结果没想到王凌竟然说征西直言这些不是神通,而且还是人人都可以学习复制的,司马防不由得长长吸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征西将军,心志高洁,果然非常人也……”

王凌默然。

“看来待道路冰雪溶解,老夫倒是真想去平阳看一看……”司马防捋着胡须说道,“不知彦云贤弟何时动身?可否捎带老夫一程?”

王凌点头道:“自然无有不允!小弟届时定然告知建公就是……”

“如此便拜托贤弟了……”司马防拱手道,一转头却看见了道长领着一排端着菜肴的侍从远远而来,不由得笑道,“看来素斋已备……哈哈,此地素斋别有风味,也不知合不合贤弟口味,哈哈……”

………………………………

鄄城。

历山。

虞帝庙。

舜王殿。

袁绍于此地大宴宾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袁绍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听闻陛下于濮阳,多有困顿,衣不得锦,食不得脍,某心甚是不安……想堂堂大汉竟至如斯之地,可悲乎,可叹乎……”

袁绍话音刚落,郭图就在一旁拱手说道:“明公心忧社稷,乃天下之福也!既陛下于濮阳不得所给,不妨移驾鄄城……一来则是无衣食之虑,二来亦可稳定乾坤……”

“移都鄄城?”袁绍皱眉,重重将这几个字重复了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田丰,笑眯眯的说道,“公则之言,似乎有些道理,不知元皓所见如何?”

田丰闻言不由得睁大了双眼,若是能够移都鄄城,这不就是之前沮授所言的西迎大驾,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的策略么?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 More+
硬核小兵

硬核小兵

丁家小黑
攻必克、守必固,钢铁之旅钢铁兵。当兵就要当硬兵,没有最硬,只有更硬。……
历史 连载 199万字
水浒之风起大宋

水浒之风起大宋

孤坐坟头上
我只是想给好汉们一个好结局罢了!可看着内有朝廷**,灾民遍地,饿殍累累! 外有强敌围绕,贼心不死,虎视眈眈!我觉得梁山还是小了,或许我可以给更多人一个好结局!
历史 连载 0万字
铁十字内

铁十字内

月影梧桐
一位德国军事学家穿越到了1942年的二战,开始挽救帝国狂澜于既倒的历程……
历史 连载 0万字